新沂市 台湾省 广饶县 麻阳 五华县 乐清市 聂荣县 友谊县 监利县 扶风县 康平县 大庆市 汾西县 临武县 开原市 英山县
临海市 华池县 宣武区 宁都县 兴山县 定结县 阿拉善右旗 冷水江市 化州市 布尔津县 吴川市 建阳市 德兴市 嘉定区 读书 林州市 阜宁县 景东 平陆县 玛沁县 永宁县 临江市

儒家士大夫的身份及价值取向

2017-04-27 08:17:23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朱汉民] [编辑:曾晓晨]
字体:【

,计穷虑尽案无留牍鸡鹜争食

双工摧坚陷阵激光机

朱汉民

儒家士大夫的社会身份是由“士”与“大夫”构成的,他们需要承担“士”的文化创造和“大夫”的政治管理两个不同的社会职能。我们可以通过儒家士大夫的身份特点,进一步探讨儒家的多元价值取向与思想形态。

双重身份:学者文人与官员

儒家士大夫首先是“士”,即是从事文化知识创造和传播的学者群体。作为学者文人的士,他们往往要从事价值建构和知识创造。“士”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学者群体,并不依附于某一种具体的政治集团,故而他们秉持的思想视角、政治倾向有一定的超脱性。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知识群体,他们的政治观念、思想形态往往体现出超现实的甚至是理想主义的色彩。先秦儒家之所以能够具有独立思考和思想创新能力,独立地创造出一系列超现实的思想和价值,与他们相对独立的士人身份有关。

但是,儒家士人还有一个强烈愿望,就是能够有机会进入权力核心成为“大夫”。他们意识到,必须参与到“治国平天下”的系统,才有可能实现自己创造的思想观念和价值理想。所以,儒家士大夫特别希望与封建君王展开政治合作,参与到封建君王主导下的政治体系与经世治国活动中去。而士人一旦分享了封建君王的权力成为“大夫”后,就成为朝廷命官,进而在国家政治上必须承担相应的政治治理责任和社会责任。这样,他们的社会身份、思想视角又会发生转移。与此相关,他们的政治观念、价值倾向就会发生变化,如果说典型的“士”代表理想主义和价值理性的话,那么典型的“大夫”则往往会体现出现实主义和实用理性的精神。

士志于道:理想与使命

从孔子开创儒家学派始,到汉代儒学上升为国家意识形态,儒家士大夫之学终于形成。儒家士大夫为重建社会秩序和文化价值,通过对上古王道政治、文化理想的提升,创造出了一整套理想的价值体系、政治制度、社会形态,他们还以“淑世的精神”参与治国平天下,开展对现实政治的批判和社会的重建,从而构成儒家士大夫之学的重要思想传统。

儒家士大夫之学是一种儒家士人之学,先秦儒学是其典型形态。先秦儒学与其他诸子学派如法家、纵横家、兵家、道家等学派的政治态度不同。当其他学派选择或依附君主(如法家、纵横家)或疏离君主(如道家庄子及其他隐士群体)的极端政治态度时,儒家坚持选择一种与君主合作的政治态度。所以,儒家士大夫群体往往能够坚持“士志于道”的政治理想与文化使命,不会如法家、纵横家一样完全依附君主、逢迎君王,以君王的政治目标为自己的政治目标,而是有自己独立的文化理想、政治追求。另一方面,由于儒家士大夫不会像道家庄子及其他隐士群体一样,一味躲避政治、疏离君主,完全放弃自己的政治责任和文化使命,因此他们积极参与以君权为核心的政治体制,成为臣服于君王的官僚群体,做一个立足于现实政治、追求政治功业的“大夫”。他们采取与君主合作的态度,希望将自己倡导的仁爱、王道、仁政、民本融入到君王主导的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经世实践之中,表现出儒家士大夫之学的现实主义和实用理性的特点,建构了儒家士大夫之学经世致用的思想传统。早期儒家留下了大量的著作,他们通过自由讲学和独立著书,反复倡导理想主义的仁爱、忠恕、中和、王道、仁政、民本、大同等一系列思想理念,表现出儒家士大夫之学的理想主义和价值理性的思想特点。

多样思想:

同学派的差异化追求

儒家士大夫拥有“士”与“大夫”的不同社会身份,需要承担文化创造和政治治理的不同职能,因不同的思想视角、社会立场而拥有不同的价值理念,最终形成了儒学内部的多元思想和不同学派。儒家士大夫既可能因为坚持“士”的书生气而追求理想主义和价值理性,故而与君王产生矛盾、形成冲突;也可能因追求“大夫”的立功而坚持现实主义和实用理性,并在追求政治功利的过程中与君王建立起密切合作关系。由此可见,尽管儒家士大夫是思想信仰大体一致的社会群体,但由于这一群体中的每一个体对“士”与“大夫”不同社会身份的认同、不同思想视角的认识偏重,在思想观念、社会职能上的政治实践中往往会有很大差别,从而形成了内部分歧很大的不同思想和派别。儒学内部的思想形态和各学派之间的差异,根源于儒家士大夫拥有“士”与“大夫”的不同社会身份。在2000多年的儒学衍化中,出现了许多思想与学术的分野,产生了不同形态的儒学,如果追溯源头,均可能与“士”与“大夫”的不同社会身份认识偏重有关。

庙堂儒学与山林儒学。汉代以后,儒学得到国家最高权力的认可,开始步入庙堂,获得独尊的地位。与此同时,儒学形态也开始分化,无论是儒家学者群体,还是儒家学术思想,均可以分成差别很大的两种形态。“独尊儒术”只是让一部分儒者步入庙堂,成为国家政治的组成部分,那些儒家学者获得卿大夫之职,他们的学术思想成为国家学术和官方意识形态,使儒学最大程度地发挥社会政治功能。而另一部分儒家学者则留在民间,他们主要在民间继续从事儒学的研究和传播。对于这两种儒学,学者们分别称为庙堂儒学与山林儒学。显然,庙堂儒学与山林儒学的分野表现出儒家士大夫对“大夫”与“士”的不同职责的强调。庙堂儒学的学者倾向于“大夫”的政治责任,所以,他们关注儒学的政治功能,注重儒学体系中有关典章制度、国家治理、社会教化等涉及经邦济世的社会功能。西汉董仲舒及其今文经学,是庙堂儒学的典型代表。董仲舒给汉武帝献“天人三策”,深得汉武帝赏识,被任命为江都王相。他的《春秋公羊学》为汉帝国建立了国家学术和意识形态。而东汉王充则是两汉时期山林儒学的典型代表。山林儒学的学者倾向于“士”的学术情怀,关注儒学的思想创造和文化批判。王充一辈子在民间从事学术研究,他完成的子学著作《论衡》,对两汉流行的天人感应的种种虚妄迷信作了系统批判,充分继承了先秦儒家士人的文化批判精神。

心性儒学与政治儒学。一些儒家学者追求注重个体精神信仰问题,关注个体心性修养,偏爱义理思辨,人们把这种儒学称之为心性儒学。而另一些儒家学者则注重社会政治问题,关注经世致用,偏爱政治制度考察,人们把这种儒学称之为政治儒学。心性儒学与政治儒学的分野,可能与学者个人的知识兴趣有关,但主要原因仍然是与他们对“士”与“大夫”的不同社会身份偏重有关。魏晋时期的学术界,就鲜明地体现出这两种不同学术兴趣和思想形态的分野。魏晋时期风流名士的突出特点是个体意识的觉醒,无论是“正始名士”,还是“竹林名士”,或是“中朝名士”,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表现出对个体生命的关注与个性情感的张扬。这种个体意识的觉醒,使得魏晋名士全面关注一种与个体存在相关的一切价值。魏晋名士通过对儒家经典和道家经典的诠释,建构了一种新的学说。魏晋名士们热衷于讨论“玄理”,他们以《易》《老》《庄》“三玄”为思想资料,清谈“性情”“名教与自然”“心性”等一系列心性儒学的问题。而另一方面,魏晋时期的官方学术则仍然是沿袭两汉以来以经学为主体、服务于现实政治的儒学。魏晋时期官方设置的经学博士,仍然沿袭两汉政治化了的经学。

今日热点
焦点图